飞艇冠军全天人工计划
另一个视角下的Dota2!PGL员工Aneko分享工作趣闻

发布日期:2022-09-05 19:41    点击次数:147

PGL首席行政官Aneko接受了俄罗斯电竞网站DOTA2.RU的采访,她分享了自己在罗马尼亚统筹TI10的工作细节,并列举了几条自己工作生涯中有意思的情况..

PGL首席行政官Aneko接受了俄罗斯电竞网站DOTA2.RU的采访,她分享了自己在罗马尼亚统筹TI10的工作细节,并列举了几条自己工作生涯中有意思的情况。

Q:PGL管理人员的工作日常是什么?

我是主要工作人员,除了日常管理工作外我还处理一些别的琐事。管理工作主要包括与各大战队之间的沟通并回答他们提出的疑问。我们还负责收集有关购票、预定酒店和发布邀请函的信息,并制定比赛时间表和编写规则。

Q:你曾经为Epic Esports Events工作过,与PGL相比有什么区别?

A:当我刚刚加入PGL的时候,我收获了同事和老板的一直好评;在EEE里我也经常收到同事的赞扬,但是想让老板说一句客气话?想都别想。甚至我记得在CSGO的震中杯里,我作为一名经理正在忙碌地工作,这时老板让我去给VIP包厢的客人孩子们合影。那一刻我意识到我的工作多么微不足道。

在PGL一切都变好了,我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两年。当我离开EEE时,我在一次谈话中被警告我不应带着有色眼镜看待老东家,(他们)并试图让我相信世界上不存在完美的公司。但这样的公司是存在的,那就是PGL。

Q:你曾经为2021年国际邀请赛忙碌过一段时间,你喜欢这种顶尖赛事的工作体验吗?

A:当然, 第一次为TI而工作是非常令人兴奋的,因为V社会派出代表去那里,有时候你需要与他们进行充分沟通与交流。就有这种感觉:“哦,上帝!我正在与V社的人说话,我是谁,我在哪?”的感觉。其实工作团队内部还是比较宽松的,但是进入这个级别的团队门槛一般都很高。在如此盛大的比赛面前每一个环节都有可能出错,需要考虑地面面俱到。我不能说很难吧,但有一种感觉时常萦绕在我的心头,那就是极强的责任感。

Q:作为一个独联体人,你在TI10中支持Team Spirit吗?

A:我是个极其客观的人,比赛过程中我从不偏向任何一方战队。还有一件事,其实我们的工作人员经常希望台上的战队能打出个2-0或者3-0出来,这样我们就能早点下班了。所以我们心里都会偷偷给第一局的获胜者加油,当然,也有人希望打满,因为这样流量更多。

我们不支持某一支战队,我们只会支持选手们打出最精彩的比赛。

Q:几个月之前Masha Gunina(HellRaisers战队女经理)曾经在推特上询问Dota2什么时候采用瑞士制比赛,你当时回复“很快”, 91计划网人工计划网那么什么时候比赛能采用瑞士制?

A:不好意思,当时我是抱着一种好玩的心情回复她的,我想的是逗逗Masha。也许Dota2马上就会采用瑞士制,也许永远不会。我不想惹恼任何人,但那次回复确实是我在开玩笑。

PS:瑞士制, 又称积分循环制,常用于国际象棋比赛。最早出现1895年在 瑞士苏黎世举办的比赛中,故名。基本原则是避免 种子选手一开始就交锋、拼掉。是各类比赛中较为科学合理、用得最多的一种赛制。

Q:许多战队曾经抱怨PGL阿灵顿Major的条件很差,比如TORONTOTOKYO就曾经抱怨食物、航班和酒店住宿条件是他见过最差的,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A:我只能说这十分不公平,因为赛事运营方按规定我们不能在社交网络上说:“这战队表现太差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们能拿Major冠军。”之类的话,但是战队可以肆无忌惮地说主办方坏话。我觉得这十分不可理喻,我们不说不代表他们做的很好。当然,这会让他们战队的声誉受损,但实际上我认为双方以礼相待最好。

Q:Mark Averbukh指出PGL阿灵顿Major新增了一条选手不能在比赛期间上厕所的新规定,这种规定制定出来的原因是什么?

A:事实上一直有这种规定,选手在打到一半突然起身离开这事儿想想都离谱。以Mark Averbukh的见识他肯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考虑到他背后的运营商EPICENTER(PGL的竞争对手),我们就懂得都懂了。当然,比赛过程中突发卫生事件非常少见,但你只要比赛前做好准备那这一切都可以避免。就算是我在为EPICENTER工作期间,如果有选手要起身上厕所,工作人员要是一口答应那也是不太合适的。

Q:让我们深入了解一下别的情况,比如说在Team Spirit对阵Team Aster的第二局,Collapse选错了英雄(本来玩玛尔斯结果选成了陈),这种行为如何判定?

A:当时的情况是Collapse根本没有选择陈,如果他真的手滑了那他就得硬着头皮玩。我后来看了当时的录像,很明显这两个英雄是系统自动分配给了两名选手,这个Bug在之前从未发生过。

按照规定,当你选择英雄时还需要额外的点一下确认,而Collapse的情况是他还没点确认游戏就自动给他分配了老陈。Team Spirit的监督员(站后面看的工作人员)也可以确认这一点。

Q:在你的工作生涯中有什么有意思的情况吗?非比赛过程中有什么有趣的事吗?

A:老VP也是喜欢整活的战队,我记得有一次办比赛,他们带了一堆薯片看看能不能装满酒店的浴缸,当我们看到那张图片的时候直接傻眼了,毕竟酒店提起索赔的对象是我们运营方。

Q:还有别的一些趣闻吗?比如哪支战队的舞台氛围最好?

A:我马上想到了PaiN Gaming,那支队里面有w33、tavo、Duster、Kingrd和hFn。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多年看了这么多支战队过来,几乎所有的战队都在认真讨论比赛,毫无开玩笑的心情。但PaiN不一样,即使他们输了也在嘻嘻哈哈,他们会说一句:“加油加油,下把干回来!(还好不是还有一把)”

他们还尝试作弊,当然这不是那种比赛作弊,而是按照比赛规定你不能打开听歌软件或者YouTube,但是w33和tavo经常喜欢赛前看东西或者听音乐。我无数次让他们关掉,但是一转身他们又开始听歌看片了,甚至还在偷偷谈论:“哎呀!她没在看我们这边!”真的很有意思。

Q:之后您将为2022年国际邀请赛而忙碌,您对此次盛会有何期待?

A:作为一名员工,通常来说他会觉得筹办这样的比赛难度相当大,因为有30支战队会参加比赛。但是我不一样,当我看到30支战队时我只有高兴,因为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挑战:“以前没有人筹办过,但是我即将为之努力筹办比赛!”做这样的工作十分有趣,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为一名工作人员,我很兴奋能为世界上众多观众奉献出一次Dota2的盛典;作为Dota2的粉丝,我还希望决赛能5场拉满。当然,我也会去人群中听听观众们的意见与感慨、听听战队中的队员们是如何相识相知的以及见见我在世界各地来自不同国家的朋友——我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

Q:有传言称部分战队没来得及注册他们赛区预选赛的战队名单,这可能导致他们无法参加TI预选。您对此情况有何见解吗?或者说,你能提供几个我们肯定无法在TI预选上见到的战队名字吗?

A:我有内部消息,但是我不能说,我只能说这一句话:“规定就是规定。”(看来SMG大概率是没希望了)

Q:好的谢谢你接受采访,最后想说什么吗?

A:感谢DOTA.RU的采访,我想向Mark Averbukh打个招呼,他就是那个说我带着有色眼镜并且“告诫”我世界上并没有十全十美公司的人。另外我非常感谢Mikhail,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向所有PGL员工致以问候,我爱你们,和你们工作真的很愉快。向所有观众问好,我也爱你们。